2016-12-08 11:03:02
成本壓力成掣肘紡織業“變綠”步履維艱
  “目前,我國水環境存在的風險太高了!”近日,在湖北嘉魚召開的2016年全國紡織行業生態明文與綠色發展工作會議上,中國紡織工業聯合會黨委書記高勇發出了如上慨嘆。
 
  在采訪過程中,多位紡織企業負責人和相關人士告訴記者,紡織企業的環保升級勢在必行,但成本是擺在眾多紡企特別是中小企業面前的難題。
 
  紡織行業
 
  綠色發展存掣肘
 
  眾所周知,中國是世界上最大的紡織服裝生產、消費和出口國,纖維加工總量占世界的比重超過50%,紡織品服裝出口所占份額達到37%,中國的紡織行業在經濟快速發展的過程中,扮演著重要的角色。但與此同時,它也面臨著高污染、高能耗以及由此而產生的環境約束與資源依賴等多重發展難題。
 
  高勇援引2014年環境統計數據后指出,我國紡織行業用水總量為86.5億噸,占全國工業用水量的2.36%,排在第六位;新鮮水取水總量為31.4億噸,占全國工業取水量的8.10%,但是其廢水總量及污染物排放量卻在全國工業中排在第三位。
 
  “除了碳排放高以外,紡織業其他污染同樣十分巨大,如果行業繼續這種無回收利用的狀況,就將影響我國碳減排目標的實現,紡織廢料的循環利用迫在眉睫。”國際節能環保協會秘書長李軍洋稱。
 
  “近兩年來,隨著資源與環境壓力的不斷變大,紡織行業的節能減排被推到了一個新高度,無論是在國家層面、行業層面還是企業層面,都將節能減排作為一項‘硬任務’來抓,紡織行業的清潔生產和節能減排工作也因此取得了較大成效。”北京現代產業規劃研究院院長彭劍彪在接受記者采訪時指出,“不可否認的是,并非每一個企業都有意識或能力全心投入到節能減排工作中。”
 
  成本壓力
 
  成行業轉型之困
 
  據了解,新《環保法》、《紡織染整工業水污染物排放標準》已經相繼出臺,紡織印染工業大氣污染物排放標準也正在編制中,印染業的排放標準已經提高了一倍。
 
  在中國紡織工業聯合會社會責任辦公室首席研究員梁曉暉看來,紡織服裝行業90%以上的企業都是中小企業,因此,資金和技術是制約這部分企業節能減排工作最為關鍵的因素。“由于成本較高,資金決定了企業是否有能力上馬一些環保項目。”
 
  對此,彭劍彪也持有相同觀點,“節能減排就意味著要原料采購價提高、設備升級以及與此相配套的廢水廢氣治理技術。但是動輒數千萬元的環保設備,以及后續的運營與維護費用,讓行業平均利潤率不足5%的紡織企業望而卻步。”
 
  國務院之前發布的《水污染防治行動計劃》,提出在2016年底前取締所有不合規的印染小企業,2017年底前實施印染行業低排水、染整工藝改造等清理計劃。
 
  “面對越來越嚴苛的排放標準,以及順應環保需求而日益上漲的染料成本,實力稍弱的企業只能艱難維持著生存,要想轉型實在有心無力;如果扛不住環保的壓力,企業只能關停。”紹興一位從業近20年的印染老板無奈感慨道。
 
  對此,山東德棉集團有限公司董事長李會江認為,在制定相關環保政策的同時,國家對行業內企業的扶持與引導也非常重要。“希望國家和政府能有更多的政策支持和資金支持,也期望更多更好的質優價廉的節能產品能夠面世,避免出現節能不節錢的情況,防止因此更加加重企業的負擔。”
 
  環保投入
 
  雖“燒錢”但更賺錢
 
  “盡管增加投入不可避免,但是作為生產經營的主體,紡織企業開展生態文明創建,轉型升級,全面推行綠色制造,是企業順應時勢、尋求長遠發展的必然選擇。”中國紡織工業聯合會副會長孫淮濱對記者如是表示。
 
  依托生產裝備技術革命,發揮創新的乘數效應,成為紡織業減排突破口。“我們新采用的數碼印花技術一套裝備價格要高達60萬歐元,但是工作效率比以往提高了30倍以上。此外,與傳統的染整方法相比,還可以節約用水30%,減少化學助劑用量10%,極大地降低了環保壓力。”萬事利集團副總裁張祖琴對記者表示。
 
  事實上,在紡織行業,像萬事利這樣注重生態環保的企業并不是個例。
 
  “我們從建廠開始就充分考慮了資源環境等因素進行綠色生產”。上海嘉麟杰紡織品股份有限公司董事總經理楊世濱向記者介紹,“以印染環節中排放的廢水來說,經過我們公司的中水回用系統處理之后,出來的水可以直接回用到工業生產中去,而廢氣、廢熱等排放物經過特定的回收裝置處理后,其中的污染物被消除了,余熱也被重新應用到生產中。”
 
  在廣東互太紡織董事局主席尹惠來看來,目前紡織行業轉型迫在眉睫,而生態文明、節能環保是必須要闖的關。“根據我們的經驗,紡織行業做清潔生產,可以省很多錢。大家不要怕投入,你投入一兩年,頂多三年就能回本了,為什么不做?節能減排做好了,經濟上的回報是非常明顯的,生產成本下降,利潤也會增高。”
丝瓜无线看邀请码_丝瓜无线下载_丝瓜无线次数观看破解版